网易首页 > 校园频道 > 正文

官员将应聘者分数改高致其被以作弊为由解聘

2010-04-07 09:33:33 来源: 中青在线—中国青年报
0
分享到:
T + -

官员将应聘者分数改高致其被以作弊为由解聘
内蒙古自治区库伦旗教育体育局办公大楼。本报记者 田国垒摄

2009年7月7日,在内蒙古自治区库伦旗第二中学历史教师岗位上工作不到3个月的罗海伟突然被解聘了。

罗海伟用“天降横祸”来形容那一天的遭遇。因为仅仅3个多月前,她才辞去中国移动库伦旗分公司客户经理这一待遇丰厚的工作,通过库伦旗招录教师的考试,走上了她盼望已久的教师岗位。停职,意味着她将不得不面对两手空空的窘境。

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让罗海伟越来越迷惑。库伦旗人民政府发布的库政字(2009)29号文显示,罗海伟被解聘的原因是“涉嫌作弊”。2010年4月1日,负责调查此事的通辽市纪检委监察室主任包恩和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罗海伟的卷面分数确实被改动了,成绩从49.5分被改为64分”。

而罗海伟则坚称自己无论是在考试过程中,还是在后续的阅卷等环节都没有作弊。

“分数是一个与我素不相识的人在我毫不知情的情况下给我加上去的。套用一个流行词,我这次的遭遇可以算是‘被作弊’了。”罗海伟对记者说。

莫名其妙成为涉弊考生

2007年夏天,罗海伟从内蒙古民族大学历史学专业毕业。由于所学专业属于师范类,所以罗海伟一直以来都有做一名教师的愿望。但在毕业时,罗海伟未能谋得一份教师工作,而是被中国移动库伦旗分公司录用。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她从一名前台工作人员当上了客户经理。

正当罗海伟准备安心当一名客户经理时,2009年3月,她看到了库伦旗电视台播放的库伦旗招录教师的公告。她发现,其中有一个汉授(用汉语授课——记者注)高中历史教师的岗位特别适合她,这又点燃了她成为一名教师的愿望。

在和家人商量后,罗海伟决定报考,并且顺利通过了库伦旗教育体育局(以下简称“教体局”)的资格审查。在看到资格审查公告时,罗海伟乐了,报考汉授高中历史教师岗位并且通过审查的只有她一人。按照招考简章“录用考生按考试成绩由高到低的顺序录满为止”的录用方案,不管考出怎样的成绩,她都应该被录取。

2009年3月10日,罗海伟参加了考试;两天后,成绩揭晓。在库伦旗教体局张贴,同时在库伦旗政府网站公布的考生成绩显示:罗海伟的分数为64分。2009年3月28日,罗海伟接到库伦旗教体局的录用通知,并被告知到库伦旗第二中学报到。

经过短暂的上岗培训后,2009年4月13日,罗海伟正式成为一名历史教师,并且很快就承担了该校高一年级3个班的历史教学任务。尽管每天的工作量很多,但罗海伟很享受为人师的快乐。

但在两个多月后,一位有家属在政府部门工作的朋友告诉罗海伟,前段时间通辽市纪检委到库伦旗调查招录教师考试过程中存在作弊的问题,并且初步调查出有10多位考生涉嫌作弊。

“我当时想,这是好事啊。考试是最应讲究公平公正的事情,把丑恶的东西揪出来挺好的。”罗海伟说。但令她没有想到的是,彼时,她已名列10多位涉弊考生之列。

一段时间后,又有朋友告诉罗海伟,说在涉弊考生的名单上看到了她的名字。罗海伟起初的感觉是:“这是不可能的事儿,我自己考的试我自己最清楚。”

这样的消息接二连三地传入她的耳朵。罗海伟坐不住了,她打电话向库伦旗第二中学的校长询问。然而,她却在电话中被告知,她的名字确实在涉弊考生之列。当时,校长还把库伦旗教体局发布的停止罗海伟工作的决定念了一遍。

库伦旗教体局发给库伦旗第二中学的《关于停止涉弊考生工作的决定》称,“根据库伦旗人民政府(2009)29号文件精神,决定从即日起停止罗海伟、麻某某、赵某某同志的工作。”该决定的发布时间为2009年7月6日。

“为什么啊?这不可能!”罗海伟对此感到非常惊讶。

库伦旗第二中学的校长也对此感到惊讶,并建议罗海伟赶紧去找库伦旗教体局等相关部门了解情况,看是否存在误会。

谁动了我的卷面分数?

罗海伟首先找到了库伦旗教体局局长邓洪彬询问原由。

邓洪彬给出的答复是,“这个事情是通辽市纪检委到库伦旗直接查办的,具体事情我也不是很清楚,我们只是转发市纪检委的文件。”

通辽市纪检委发给库伦旗政府的通纪发(2009)8号写道,“建议停止违规录取的13名(其中一名涉弊考生未被录用)涉嫌作弊考生的工作,并将落实情况报市纪委。”

罗海伟称,当时邓洪彬也对她涉嫌作弊的情况感到奇怪,因为根据招录方案“录用考生按考试成绩由高到低的顺序录满为止”的录用规则,罗海伟不管考多高的分数都可以被录用,没有必要去作弊加分。

邓洪彬建议罗海伟去找库伦旗教体局教育股股长包玉了解情况,包玉是招考工作的直接操作负责人。

罗海伟没有去找包玉,而是直接去了通辽市纪检委了解情况,接待她的是负责调查此事的监察室主任包恩和。

包恩和告诉罗海伟,这个事情他们在库伦旗查了一段时间,发现她的卷面确实存在分数被改、加分的情况。她的实际分数是49.5分,而被加分后的张榜公示成绩为64分。

在罗海伟的再三要求下,她看到了自己被阅卷后的试卷。她发现,自己试卷上确实存在一些试题的评分被加了一到两分的情况。

罗海伟坚称自己确实没有通过关系找人帮自己加分,而包恩和给出的答复是,“事情还在调查,回家耐心等待”。

转眼等到了8月末。新学年开学在即,罗海伟开始焦急自己的工作,她又多次前往通辽市纪检委询问调查情况,希望能得到一个说法。

在罗海伟的频繁来访下,包恩和对罗海伟称,“你没作弊,加分是包玉给你加的,要不你打电话给包玉问他,为什么给你加了分数?”他随后将包玉的电话告诉了罗海伟。

罗海伟告诉记者,在她第一次拨通包玉的电话通报完自己的姓名后,包玉就说,“我就知道你会给我打电话。”

“真是对不起,没想到会出这样的事儿。”包玉在电话中对罗海伟表示歉意。

“我们又不认识,你为什么要给我加分呢?不加分我也能考上。”罗海伟问。

而包玉的回答让罗海伟摸不着头脑。“我知道报考汉授高中历史的就你一个人,增加一个60分就是一个60分。这样的分数好看,这是整体工作的需要。”

“整体工作需要和我有什么关系?考试应该是公正公平的,哪有你们这样随意更改分数的。”罗海伟说。

此后,罗海伟曾多次给包玉打电话要求其给个说法。据罗海伟称,包玉自始至终态度都非常好,还曾当面向罗海伟认错道歉。

2010年3月31日,记者致电包玉,询问其为何为罗海伟加分,包玉告诉记者:“这个事不是我自己的事,你应该去教体局采访。组织上已经查了,我也已经受到了处分。”

记者随即提出见面采访的要求,但包玉称自己“人在沈阳”。他向记者确认,在招录教师考试之前,“并不认识罗海伟”。至于为什么要给不认识的考生加分,他没有正面回答。

据包恩和称,在接受通辽市纪检委调查时,包玉承认自己事先并不认识罗海伟,罗海伟也没有通过别人打招呼请求加分照顾,罗的试卷成绩被修改的情况,是个意外。

包玉在接受调查时叙述了改动考生成绩的方法:考卷被集中后,虽然姓名栏是密封的,但包玉知道考卷装订的顺序,再加上考生的考号也是由其编排的,所以在不拆密封线的情况下,他仍可以定点找到某考生的考卷,对分数进行修改。

通辽市纪检委在调查中调取的考卷显示,在分数被改动的考卷上,第一次批改的分数被划掉了,旁边直接出现了一个新的更高分数;此外,修改处并没有修改人的签名或手印。

“不能让我平白无故地背一个黑锅吧”

在2009年7月因被列入涉弊考生名单而被停止工作后,这半年多时间,罗海伟承受了巨大的心理压力。

罗海伟称其父母上了年纪且身体不好,由于担心父母承受不了,在刚被停止工作的一段时间里,她一直没有和父母说起这件事情。去年8月底学校快开学的时候,罗的母亲就问罗海伟为何还在家里而不去上班。罗海伟就偷偷住在库伦旗一个朋友处,不停地去市纪检委询问情况,一直到去年10月罗父从农村老家到库伦旗看病时,才知道了女儿的处境。

罗海伟原先教过的学生遇到她后也问:“老师,你为什么不教我们了?”她原来在中国移动库伦旗分公司的同事们也纷纷打电话询问到底怎么样了。

“很多人都认为我是因为作弊丢掉了工作,这让我感到很委屈。如果是我做的事情,我就认了。但我明明没有做,不能让我平白无故地背上一个黑锅吧。”罗海伟说。

今年1月,罗海伟向通辽市纪检委递交了一份情况申诉,通辽市纪检委称春节前后会给回复。可至今她仍未得到回复。

罗海伟说,这半年多她不知道跑了多少趟通辽市纪检委,一位通辽市纪检委的工作人员也曾不耐烦地对她说:“你这个小姑娘不要这么固执,不能给政府添麻烦。”

“申诉就是给政府添麻烦吗?我没有作弊,为什么会因此丢掉工作而且还承担着作弊的坏名声,我不甘心。”罗海伟说。

库伦旗第二中学历史教师紧缺。今年春节过后,库伦旗第二中学的校长打电话让罗海伟到该校任教。但罗海伟的身份却非常尴尬,只相当于一个代课老师。

据库伦旗分管教体局的副旗长包海梅介绍,13名原被录用但分数存在改动的考生被取消录用资格后,库伦旗按照市纪检委的精神重新补录了7名考生。

但罗海伟的问题却一直悬而未决。

包海梅称,市纪检委在调查此事时确实发现罗海伟的卷子被加分。虽然罗海伟一直坚称自己没有作弊,但市纪检委还是按照违纪处理了。

包恩和也认为罗海伟“亏”。但纪检委在处理时“也很有难度”,“不管怎样,罗海伟的卷面成绩确实被改动了。”

罗海伟表示,她现在只有一个要求:“恢复我的名誉,给我一个公道。”本报记者 田国垒

“被作弊”背后有“真作弊”

据中国青年报记者调查,在库伦旗此次教师招录考试中,分数被修改的不止罗海伟一人。

通辽市纪检委发给库伦旗政府的《关于对包玉同志停职检查建议书》显示,“根据群众举报和初步核实情况,包玉同志在2009年3月库伦旗招录教师考试过程中,利用工作之便,弄虚作假,指使评卷人员给14名考生加分,严重违纪。为进一步深入调查问题,建议库伦旗政府停止包玉同志的工作。”

和罗海伟同时进入库伦旗第二中学工作的还有麻某某和赵某某,她们同样也通过了招录考试,却因为在涉弊考生之列,也同时被停止了工作。

记者拿到的《库伦旗2009年招录教师涉弊考生名单》上共有14名考生,其中13人通过了考试并被录用。

库伦旗2009年招录教师考试的招录分配方案为:“录用考生按考试成绩由高到低的顺序录满为止,录到最后一名时如成绩出现并列,则突破拟定岗位名额予以录用”。记者将13名涉弊考生的分数对比招录岗位设置后发现,不少涉弊考生的分数都恰好是并列的录取分数。

以“汉授高中美术”岗位为例,此岗位计划招录1人,报考此岗位3名考生的成绩分别为:麻某某,69分;王某某,63分;赵某某,69分。按照录用规则,麻某某和赵某某被同时录用,但两人都是涉弊考生。

又如,“汉授小学体育”计划招录两人,报考并通过资格审查的考生人数为17人。分数从高到低排序为:王某某,81分;廉某,78.5分;闫某某,78.5分……依据招录规则,除王某某外,廉某和闫某某因成绩并列被录用,而廉某正是被调查出的涉弊考生。

罗海伟称,在接到被列入涉弊考生名单而被停止工作之初,同在库伦旗第二中学工作的麻某某和赵某某也都表示“感到意外”。但随后两人并没有像她一样坚持“讨说法”,而是转到别的地方工作了。

通辽市纪检委的一位书记也对罗海伟说,“现在也就你一个人一直不停地在找说法。”

据了解,通辽市纪检委在库伦旗调查2009年招录教师存在舞弊行为时,被列入涉弊考生名单的考生曾被通辽市纪检委一一找来谈话,询问在招录中是否有不良行为,并在类似笔录的文本上签字,而罗海伟却没有被找来谈话。

通辽市纪检委监察室主任包恩和告诉记者,2009年5月初接到的举报信称,包玉修改分数的行为存在权钱交易。但直到现在,包玉并不承认自己收受了他人钱财,只是称有人打了招呼,至于都是谁打了招呼,包玉一直没有交代。“目前来看此次舞弊行为主要是包玉一手操作的。”包恩和说。

通辽市纪检委书记吴艳刚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态称:“这个事情很恶劣,现在大学就业多困难啊,通过舞弊把别人的就业机会挤掉了,这严重违反了公平原则,纪检委会严肃处理直接责任人,并追究相关分管领导的责任,还老百姓一个明白。”

据了解,库伦旗教体局原由库伦旗副旗长刘春艳分管,因2009年招录教师考试存在舞弊行为,教体局改由前来挂职的副旗长包海梅分管。

2010年3月31日,库伦旗副旗长包海梅告诉记者:“通辽市纪检委对此事的最终调查结果已初步出台,原分管教体局的副旗长刘春艳、库伦旗教体局局长邓洪彬、教体局教育股股长包玉都受到了党纪处分。”同一天,库伦旗教体局局长邓洪彬在电话中称:“这个事情,作为局长我无法表态,市纪检委正在调查。”

4月1日,吴艳刚对记者说:“这个事情其实早就应该结案,但后来又发现了新的情况,纪检委又接着进行了调查。现在整个调查已经结束,进入了审理阶段,处理意见近期将会公布。”

峰子 本文来源:中青在线—中国青年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习近平这样部署网络强国建设|治国理政

周迅豪华房车曝光 吃喝睡一体堪比酒店

杭州严禁教师参加升学宴

猜你喜欢

热点新闻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校园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