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新闻-体育-亚运-娱乐-财经-汽车-科技-数码-手机-女人-论坛-视频-博客


王梓坤先生

更多校园专题
北京师范大学与网易校园联合策划名家讲述类栏目《京师学人》,继著名经济学家陶大镛先生、教育家顾明远先生后,本期推出王梓坤先生。王梓坤先生是一位对我国的科学和教育事业做出卓越贡献的数学家和教育家,也是我国概率论研究的先驱和主要领导者之一。希望王先生为人治学的事迹能给大家带来启发。

王梓坤先生回忆录

王梓坤先生是一位对我国的科学和教育事业做出卓越贡献的数学家和教育家,也是我国概率论研究的先驱和主要领导者之一。他在1984年至1989年期间任北京师范大学校长,并于1997年当选中国科学院院士。本期,整理呈现由袁向东、范先信、郑玉颖采访整理的《王梓坤先生回忆录》,希望王先生为人治学的事迹能给大家带来启发。

王梓坤其人

王梓坤中国科学院院士北京师范大学原校长、中国教师节首倡者。

1929年4月生,江西吉安县人。

著作:《科海泛舟》、《概率论基础及其应用》、《随机过程论》和《生灭过程与马尔科夫链》。

求学时代


在江西立泰和中学学习期间

南开大学进修班

在莫斯科大学求学期间
穷学生的求学路
我的老家在江西吉安,邻近井冈山山区。我家很穷,当时在农村只有读书才可能有前途,那时村里孩子失学很严重。我很幸运,家里咬着牙让我上了村里的小学。小学学国文、数学。有两次全县会考,老师告诉我,我的国文得了全县第一。这些都是不足道的。那时课外的爱好就是看书。
后来我在吉安上初中。第一学期,家里替我缴了学费。之后就无论如何也缴不起了,那是1942年的事。于是我想了个办法,请求缓缴。如今想想,当初要是没有这位老师的通融,我的最高学历恐怕就是初中一年级。但是学费缓缴也总得缴,怎么办呢?
高中我考进了文天祥念过书的地方,在吉安青原山,欧阳修可能也到过。这所学校的老师很强,可惜没有实验设备,高中毕业时我连水分解都不会。后来对科学家甚至文学家、艺术家的成功之道也感兴趣,比如盖叫天为什么能成才……越看越有兴趣,越有兴趣看得越多,形成了良性循环。 >>详细
走进大学
关于大学选择的专业问题,当时我也进行了一番思想斗争。从中学经历来看,我对文学、数学、外语都感兴趣。但考大学怎么选中数学呢?完全是为了“饭碗”问题。我一辈子的理想,就是当个教师。当然能搞科研也不错。
我是1948年考的大学,当时报志愿和现在也很不同,当时有五所大学在武汉招生,就是湖南大学,武汉大学,克强工学院,湘雅医学院,还有一所水利学院。各校分开报名,考试日期也错开,五所大学我都报了,全考取了。武汉大学数学系当年设了两名奖学金,给了我一名(另一名给了刘志奇同学),所以进了武大;要是自费就进不去了。
大学毕业时,是1952年。学校说保送我去北京大学读研究生。武大二十几个毕业生去北京,一路上真是春风得意,歌声不断。1954年又有选拔留苏考试,我考取了,到北京外国语学院俄专班学了一年生活俄语。 >>详细
求学苏联
我到苏联是去念研究生,和我们一批去的有的是去上大学,还有的是进修教师。念研究生要事先在国内定好一个主攻方向。最后确定三个方向,就是偏微分方程、计算数学和概率论。
任何一门学问,不光数学,钻进去了就会有兴趣。读Doob这本书辛苦是辛苦,但精神上有很大乐趣。我学概率论就越学越有兴趣,数学中许多结果是料想不到的。所以,一定要想办法钻进去。我常跟同学们说,容国团讲“人生能有几回搏”,我们可以加一句:“人生总得搏几回”。拼搏——钻进去——产生兴趣——再拼搏钻进去产生兴趣,以形成良性循环。
我在苏联学习了三年,当然除了专业,还有很多其它收获。比如我还交了一些志同道合的苏联朋友。不过当时一心想快点学成回国,我连学校组织游伏尔加河都没去。现在也许有人认为我们太傻了,但我觉得自己尽了最大努力,问心无愧。 >>>详细

回国后的黄金时期

专心做学问
回国后的黄金时期

    回国后运动很多。1960年闹饥荒,大家老实一点,没再搞出新花样。我认真做点工作是从1959年下半年起至1965年上半年,大约六年时间。那几年我每年开两门课,就是“随机过程”和“概率论”,至少办一个讨论班,有时两个。我写出了十来篇论文,还带了几届研究生,其间,写了三本书。

     具体工作中,我在应用概率论和算法方面动脑子。由于计算机能力太差,就都是同学们通过计算机计算。但当时成果不能发表,就只写了个报告。那时出的书要联系实际,我就把有关方法写进《概率论基础及其应用》一书,作为一章,叫“随机过程的模拟”。以后没有再搞这方面的工作了。度过“文革”十年真不容易,但是人的一辈子,机遇也是很多的。那时我一个多月回北京一次。1977年有次从北京返校,邻居告诉我说:“你要升教授了!”。当时教授是个贬词。 >>详细

pic
成书感受
pic
《科学发现纵横谈》的成书感触

    “文革”期间,我没能搞数学,但是写了本书:《科学发现纵横谈》(简称《纵横谈》)。在1977年我被评为教授之际,我的《纵横谈》开始在南开大学学报的哲学社会科学版上连载,反响很强烈。我想这也是赶上时候了:以前都是些讲两条路线斗争的八股文章,我讲科学发现,内容新鲜活泼,文字写得还可以,就比较吸引人了。

     而关于这本书,我是按德、识、才、学这条线展开写第一部分的。搞科研最好要具备这些条件。“德”,指品德,社会道德。中国走社会主义道路是很多人探索的结果。不搞社会主义,别的路走不通,做人的基本品德很重要,对名誉、钱财要有清醒的认识,见钱不要命最要不得,用损人的办法达到个人的目的,最糟糕。“识”指见识;“才”是才能;“学”就是学问。还有条线是“实践—理论—实践”。讲发现的过程,也讲了灵感这类东西,构成第二部分。 >>详细

献身于大学

大学情结
我的大学情结

    当时我还不知道国外有教师节。我想,五一劳动节还有妇女节,这都很好,要是有一个教师节,不更好吗?就这样想出来了。我后来知道,还有一些人在以前就提出过建立中国的教师节的想法。我们学校启功、钟敬文等有声望的老先生写的建议,也起了作用。“尊师重教”这四个字倒是我最先想出来的,就是改了一个字,以前叫“尊师重道”,改成“尊师重教”才比较好。

    一个人的能力是有限的,像一个系里办学的方向比较分散,有位院士来了之后,对某个方向的建设有帮助,有一定的凝聚力,对学校的声誉有一点影响,这么去,我觉得也是可以考虑的。但不能为了人家的报酬,到好几十个学校兼职,怎么受得了,说起来也不好,这个我不赞成。 >>详细

pic
北师大校长
pic
在北师大任校长的日子

    1984年5月,我来到北师大任校长,首先到这儿来,最早的印象,就是北师大的师范性与学术性怎么样正确处理,这个问题一直困扰了好几代人。我在任时,对教学、科研搞得好的都要奖励,包括行政做得好的也要奖励。特别是奖励一批年轻人,在当时算是多的,好像是奖励300元;还给了单间的一套房子,相当于鸳鸯楼,这在当时还是不容易的。

    做领导工作,要团结群众,要有一个先进的办学思想,争取到一定的经费,这都是重要的。要团结人,因为这是一项集体工作。数学研究和其它学科不太一样,是个人行为,自己努力就行了。办个讨论班,大家在一起讨论,不需要太多的思想工作。做领导,就必须做人的工作,要有前瞻性。要有优秀的毕业生,就必须有好的办学思想,好的老师,有一定的经费支持。 >>详细

情系数学发展

pic
与学生一起探讨问题
教育建设

数学教育是北师大要认真搞的,前一辈,像钟善基、丁尔陞、曹才翰等先生都是很好的,现在钱珮玲也很好。对于成立数学科学学院,我的建议就是把领导选好,这个比较重要。要选一个既肯干,又有开创性的院长。

学科建设

学科建设,是一门学问,它和搞纯数学研究是不太一样的,各有各的特点。它比教育学要实际一点,又有自身的特点。当然,我看主要还是人才问题,要选几个比较能干的中青年人才。搞数学史的胡作玄,做数学教育的张奠宙是很好的,要能达到他们两个的水平就比较好了,数学史方向还有袁向东、李文林。这些人的数学本事也比较强,知识比较全面,比我们哪一方面的人都全面。

数学史研究

搞数学史,在数学上要有相当的水平,要有一定的深度,但他不一定搞某一方面的研究,对数学的概况要比较全面地了解,同时对数学进展方面也要有一定的知识。比如对Fermat定理,他们要知道不少,那他就有学问了。不能光发表一通感想。

pic
论文答辩会后师生合影
人才培养

培养数学的通才甚至比培养数学专才还难,当然他不需要写某一方面很深的专业论文。要留两三个这样的中青年,而且他要爱这个专业,给他创造一些条件,留学、提职称要适当考虑,还有就是要申请博士点,不要让他们感到没有希望。

导师的作用

我觉得培养研究生,导师的作用主要是指明一个方向。针对研究的问题,在讨论班上大家互相启发,主要是利用讨论班,一个人的力量总是有限的,大家在一起可以提供一些思想,最要紧的是可以培养学生自学和科研的能力,不要走出去就不会搞了。自学、看书、看文章的能力,独立找问题、科研的能力都要培养。

老照片

合影
合影
师生合影
师生合影
全家福
全家福
留学期间与同学合影
留学期间与同学合影
初中时的王梓坤
初中时的王梓坤
与同学合影
与同学合影
学位授予仪式
学位授予仪式
《科学发现纵横谈》
《科学发现纵横谈》
参加研讨会
参加研讨会
与学生合影
与学生合影
王梓坤与苏联留学时导师合影
王梓坤与苏联留学时导师合影
王梓坤与邓颖超合影
王梓坤与邓颖超合影

往期回顾

更多
制作:三火    转发到微博 | 校园首页 | 回到顶部  
意见反馈 客服电话:(010)82558519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9